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广告热线:1-866-2392936    广告邮件:info@fhmedia.ca

枫华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8|回复: 0

川普还是不川普?

[复制链接]

4

主题

4

帖子

1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6
扫一扫,手机访问本帖
发表于 2017-1-30 09:43: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阿里88 于 2017-1-30 09:47 编辑

川普还是不川普?

川普刚上台伊始,就开始兑现自己的竞选承诺。一周内签署了好几个总统令,从美墨边境的造墙,到严格检查一些穆斯林国家的人员入境,反正是让人看得心跳。没有哪个总统这样大刀阔斧地干过。这对川普的支持者,绝对是好消息。但是对川普的反对者,那绝对是坏消息。很多不喜欢川普的人,原来估计川普也就是说说的,他不可能兑现竞选承诺。现在发现川普好像和原先那些政治家不一样,是个真正的二百五。

川普现象是社会问题积重难返的产物

川普就职仪式之后一天,美国甚至美国以外的西方的一些城市出现了规模不小的抗议川普的示威游行。对一个民选的尚未执政的国家首脑进行如此浩大的抗议,令人匪夷所思。通常的情况是,一个人或者政府在位置上做了什么错误的事情并导致恶劣的后果,才会受到如此待遇。因此,从这个意义上,川普开创了先河。由于川普开创了很多先河,这次也就见怪不怪了。
川普的竞选和当选,可以说是把赞同和反对的人彻底推向两级。我们从来没有看到过西方社会为谁当总统而如此两极分化。我们很多人在西方不同的国家里经历过不少次各种类型的选举,大家几乎都可以平心静气地参与选举的过程和面对选举的结果。但是这次却是例外,有趣的是,几乎平时对政治没有多少参与兴趣的华人也因为川普而积极参与并且面红耳赤。不少华人由于对川普的态度不同而分成两个阵营,有不少彼此互不容忍,甚至多年的朋友为此反目。
这是为什么?
在正常的西方社会情况下,川普不应该参与这样的竞选。从社会分工的角度,川普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和商人,他不曾想介入政治,即便他希望介入政治,也不会有多少人去投他的票。因此,川普介入政治并且成功当选美国总统是社会造就的。
那么到底是美国社会的什么变化早就了川普和他的当选?

中产阶级的减少和因此加剧的左右两极分化

有人开玩笑说,奥巴马的最大遗产就是川普。其实这个说法一点都不过分,确实,是奥巴马和他的一系列政策及其后果导致了川普的出现。没有奥巴马的遗产,就不会有川普观点的市场。可以这样理解:川普现象是美国社会疾病积重难返的结果补救措施,而不是一个社会正常运行的承前启后。
看看整个西方,右翼和左翼都向两极狂奔,中间阵营迅速减少,两级分化愈演愈烈。而中间阵营的减少是这一系列现象的原因,而非结果。那么中间阵营的减少是因为什么?这是由于西方近几十年来的政策撕裂了中产阶级,击垮了 政治中间派赖以生存的基础。本来中产阶级和他们的中间派政治取向是最稳定的社会因素,而正是奥巴马们和左翼知识分子团体,从经济、政策和舆论上联合打击了中间阵营。中间阵营那些左倾变得更左,而其余的终于忍无可忍,只好奔向右翼。
那么,美国和西方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才导致这样的突变?其实,这不是一个突变,一些头脑清醒的早在十年前,甚至20年前,甚至更早就看到了这个问题。如果我们今天重温里根在1964年为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Golderwater助选的讲话中就已经指出了问题。那是一篇非常精彩的讲演,它代表了美国右翼保守派对形势和前途的估计。即便不计观点,讲演本身就十分精彩。我希望没有听过这篇讲演的人一定听一下。
当然,在里根的时代,问题还比较单一,左翼还只是在对外姑息苏联和对内实行社会主义上进行祸害。而今天,那些里根时代的问题依旧存在,却又增添了很多别的新问题,比如移民和恐怖主义。

资本和媒体:民主社会的两大不民主因素

资本和媒体。我在十年前的著作中已经指出了这个问题。在民主社会中的资本和媒体如何失去自由竞争的环境,从而演变成民主社会中反民主的因素,这是一个很值得关注的问题。
西方的民主制度是一个完整的体系,涵盖了立法、执法和释法系统。但是在西方社会中,却有两个可以左右社会的因素完全不在民主监督之下。这就是资本和媒体。确实,作为私人的财产和作为个人的观点绝对不因该被限制。当它们在具有完整的竞争机制的社会里,自由竞争就会是他们的指南和规范。问题是,由于垄断的侵蚀,资本和媒体的竞争机制已经严重缺失。如果大家看看美国的大媒体后面的老板,就知道它们的拥有者几乎同属一个利益集团。而资本的情况也是一样,看看索罗斯是如何竭尽全力试图用金钱影响民主程序的,就一目了然。只是资本目前的表现还没有这么一边倒。
媒体和资本在这场演出中的表现真的是令人叹为观止的,它们可以很恶劣,而且其恶劣会随着竞争的丧失将会愈演愈烈。
因此,资本和媒体的偏见是可以预见的。他们这几十年来所提倡的确实有不少是符合人类共同价值的,但是他们也同时宣传了一些显然损害西方价值的货色。但是我很奇怪的是,那些西方学者和政治家是真的不清楚他们提倡的是极其危险的而且是注定会损害西方甚至摧毁西方的自由的吗?
这次的竞选使得很多人看清楚,在西方,媒体和资本这两个不民主的因素到底起了什么作用。其实,这两个因素也是可以起到很好的作用的,在历史上它们也曾经这样做到了。但是,由于竞争被侵蚀,加上利益的驱使,以致他们和民众渐行渐远,最终使得它们走向了自由的对立面。

奥巴马是一个笑话

我对奥巴马是十分不看好的,从一开始就如此。2008年奥巴马参与竞选的时候,我听了他的讲演和看了他的履历,就断定这是一个蠢货和草包,更糟糕的是,他还是一个种族主义者,一个黑人至上主义者。但是,我不会上街去抗议他的当选,我毕竟要尊重选民的选择,我在相信我正确的同时,我也必须质疑任何人,包括我自己。
奥巴马到底干了什么?我们应该说,奥巴马这样的人是很能够蛊惑很多人的。如果说民粹,那倒是应该安到奥巴马头上,而不是川普头上。这样一道让整个社会上吐下泻的菜肴,居然还会得到不少人称道,这本身就是问题,而意识不到这是一个问题就是一个更大的问题。菜是好吃,但是上吐下泻就是这菜里的细菌造成的,那些上吐下泻的人至今执迷不悟。奥巴马就是这样一道菜。而一边上吐下泻一边说菜真好吃,则是整体的社会病态。
美国这8年来在奥巴马的执政下,对内经济增长无力,美国的失业率现在看起来是不错的,但是这里面很多就业岗位是低工资的临时工作,而且4.2%的人由于绝望而离开了劳动力市场,这些人的离开导致了他们不被统计在失业率里。奥巴马自己的选区芝加哥,枪杀案几年来猛增,源于警察不敢执法,怕被扣上种族主义的帽子。犯罪的绝大部分是黑人,你碰了他们,你就是种族歧视。对外这8年来恐怖主义泛滥,难民越来越多涌入西方。恐怖事件在西方愈演愈烈。奥巴马根本没有努力去消灭恐怖主义。整个西方的左翼都在坐观西方被伊斯兰恐怖主义吞噬。奥巴马十分称道的默克尔也在这个问题上向左转,任凭难民未经审查涌入西方,德国人苦不堪言。
有人说,奥巴马的执政8年使得美国经济走出来低估。这是梦话。这8年,世界上90%的国家经济都走出了低谷,难道这些国家都摊上了好总统?很多国家的经济复苏比美国好得多,而美国的复苏连平均值都未必算得上。人家都上大学了,你还在上高中,比起小学你确实进步了,但是你本来是应该至少和别人一样上大学的,而你现在却还是高中生,这是你的成绩还是失败?和你原来上的小学比确实进步了,但是这样的进步是值得称道的吗?
然而,奥巴马的失败却是毫无疑问的。如图的对比,就是明证。何以一个国家在全世界的经济复苏的大环境中如此败绩累累?这才是奥巴马执政的失败所在。

川普是一剂猛药

一些川普反对者说,川普是迄今为止所有总统中最不堪的一位,其味道之差,令人绝难容忍。我完全赞同。如果用美食来形容美国的历届总统,川普的味道是最差的。理由很简单,川普甚至连食品都不是,而是一剂猛药。川普本来就不是由于他是美食而当选的,而是由于他是猛药才被选中的。
我们必须意识到,川普不是一顿美餐,而是一剂猛药。如果你可以这样想问题,你就不会对川普的味道过多地抱怨了。当然,对于不喜欢川普的人,也绝不会认为他是好药的。也许他是毒药,但是,至少美国应该吃药了。
奥巴马是一道“美食”,看看他当选的时候有多少人以为世界将变得十分美好。甚至诺贝尔和平奖都在第一时间,在奥巴马尚未作出任何成绩的时候就奉送上来。这是诺贝尔和平奖有史以来最大的败笔。而今天,很多人似乎走向了反面,对比奥巴马尚未做事就得到诺贝尔奖和川普尚未执政就引发大规模抗议,我们难道不应该想想:到底是社会出了问题,还是川普出了问题?
川普不是问题,至少川普现在还没有造成问题。川普的问题不过是那些神经过敏的对川普更衣室里的脏话的过分解读。而川普是否会成为问题?完全可能。这正是我们必须提防的。我们必须严格监督川普,但是我们不能在他尚未执政的时候就不给他机会,就如同我们不能在奥巴马尚未作出成绩的时候就给他奖励。
川普是一剂猛药,因此味道很差是很正常的。奥巴马是一道美味,但是混进了足够多的痢疾细菌。现在,社会在拉痢疾,上吐下泻,苦不堪言,但是有人还在歌舞升平。我只想说,吃药吧,再不吃,你就要脱水了,接着就要完蛋了。
猛药的味道很差,但是不吃的后果很严重。那么这一剂猛药有副作用吗?这药真的正确吗?这是一个问题,因此我们一定要观察用药后的状况。但是,那些尚未用药就在反对吃药的左派,他们是真正的祸害。他们导致了这场痢疾,但是他们现在假装上吐下泻并不存在,一切很好,病人不必吃药,而是可以继续美餐,那饱含痢疾细菌的美餐。

自由vs.平等

自由和平等一直是人类进步中的两个最为重要的理念,也是极具号召力的口号。我们生而自由,我们被造而平等。(We are born free and created equal.)
但是,自由和平等到底哪个更加重要?它们的顺序应该是怎样的?
我们必须理解为:自由是你的自由,而平等是他人的自由。所谓平等,就是自由的平等,而不是被赏赐的平等。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左翼的平等,是终点的平等,也就是被赏赐的平等,因此是彻底消灭自由的不归路。在这个意义上,在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中所有的竞选者中,克林顿远远不如Sanders危险。Sanders是一个准布尔什维克,他的最终归宿一定是布尔什维克。
如果我们用马拉松赛跑作为比喻,那么左翼的平等要的不是起跑线的平等,而是在终点线的平等。其结果就是,所有的赛跑者在同时抵达终点。一旦这成为规则,那么竞争就彻底消失,随之消失的便是自由。
美国和西方数十年来的最大问题就是自由被侵蚀,而赏赐意义上的“平等”大行其道。这种平等人类并不是没有尝试过,当年的苏联就是典范,今天的北朝鲜就是榜样。
这种“平等”的最大的受害者就是中产阶级和社会中坚力量。也就是在社会中努力工作和积极纳税的这些本分的公民,还有那些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善生活的公民。那些社会地位更高的人是不大会直接受害的,那些极其富有的,根本不会体会到这个问题,那些象牙塔里的知识分子也难以感受到。而那些社会底层的不工作也不纳税也不想努力工作的人对此也无动于衷。他们倒是并不赞同左翼的这些欢迎难民的做法,而是他们喜欢左翼的平均主义的政策。说到底,这种“平等”仅仅是平均的代名词。
什么是平等?马拉松赛起点的同时起跑,这是平等。什么是平均?马拉松赛终点的同时到达,这就是伪平等。
川普真的这么可怕吗?
川普是可怕的,任何一个政治家都是可怕的。我们必须以最大的恶意揣摸当权者,这是古希腊的传统,是民主的根本,是西方文明和人类价值得以延续到今天的理由之一。
但是我们看看克林顿和她的支持者,我们不得不说,他们更加可怕。但是即便如此,如果克林顿当选总统,肯定不会有这么多的人持续抗议而不准备给她机会。但是克林顿的支持者却无法接受民主程序的结果。川普的反对者们口口声声民主,但是当民主的选择不如他们的意时,他们却根本不承认这结果。这就如同一个运动员,参赛前信誓旦旦遵守比赛规则,比赛失利后却不断抗议赖在比赛场上不走。
我不是川普的粉丝,原来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不会是,但是只要我认为川普的政策合理,我就会支持川普的政策。这就如同没有人会是苦涩的药品或者痛苦的手术的粉丝,但是如果不幸得了病,就应该吃药或者手术。这不是粉丝不粉丝的问题,而是理性不理性的问题。
有人以川普是商人来质疑川普的原则性,这是可以理解的。资本的倾向确实令人怀疑。但是,如果我们把资本纳入被社会监督的过程,比如民主的程序,那么资本的表现就会不同。资本在一个竞争的环境里,其表现得不仅不恶劣,而且和民主相得益彰。大家一定要记得威尼斯共和国吧?这就是资本竞争的结果。资本也好,媒体也好,他们本身并不邪恶。但是,一旦丧失竞争,它们就非常邪恶。

别跟着自由派瞎起哄

这两天(1月28日29日)又开始热闹了,原因是有几个穆斯林由于川普的禁令而不许入境。但是川普的禁令不是不许入境,而是没有经过严格审查不许入境。这个禁令也是有限期的。CNN对此事如获至宝,大肆报道,好像整个世界都被川普挡在了美国外面。加拿大的总理特鲁多也煽风点火,声称:美国不要的,我们要。这个特鲁多和他父亲一样,是卡斯特罗的好朋友。卡斯特罗死的时候,深受卡斯特罗之害的古巴移民在美国的迈阿密兴高采烈,而特鲁多如丧考妣。他居然说:卡斯特罗不仅是他们家的朋友,而且一生为古巴人民殚精竭虑。我靠!你丫是脑子进水了?特鲁多脑子当然没有进水,他精明着呢?刚在圣诞节前对加拿大人说和加拿大人一起度过加拿大的冬天,马上去了Khan(穆斯林亿万富翁)的加勒比海盗上去度假,而且乘坐了Khan的私人飞机,违反了加拿大的反腐败规则。鬼才知道他和Khan在度假胜地讨论了什么,他这么着急跳出来不分青红皂白为穆斯林买单,要把美国拒绝的都接收到加拿大去。你征求过加拿大人的意见吗?不过,对特鲁多这样的人,加拿大人的意见不重要,Khan这样的亿万富翁的意见才重要。
如果你和特鲁多站在一起,至少我可以告诉你,你肯定站在了历史错误的一边。
你也决不能和萨特一类的自由派知识分子站在一起。他们在历史上从来就没有对过。萨特如果还或者,今天肯定是开放边境接收难民的积极分子。当年就是他一类的知识分子在苏联的罪恶曝光后还继续为苏联辩护,在西方培养亲苏联势力。
怎么办?
其实川普不是一个问题,我们才是问题。

(林炎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枫华网  

GMT-5, 2017-5-28 01:38 , Processed in 0.069231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